《乱了流年伤了婚》免费阅读(陈恋清熊跃小说全本资源) 无广告

乱了流年伤了婚

时间:作者:玉面小七郎

完整版小说《乱了流年伤了婚》(陈恋清熊跃小说全本资源) 无广告,是玉面小七郎倾心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风格的小说,主角陈恋清熊跃,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内容:16.贱人"什么?怎么回事?"熊跃一下没憋住就惊叫起来了,看来,他还是真心疼女儿的。"老公!"一个女人的声音隐隐的传来,很快,我听到脚步走动声,估计是熊跃避到门外去接电话了。"谁在你旁边啊,我怎么听到女人的声音。"我带...

主人公叫陈恋清熊跃的书名叫《乱了流年伤了婚》,它的作者是玉面小七郎创作的社会都市类小说。

《乱了流年伤了婚》第15章

16.贱人

"什么?怎么回事?"熊跃一下没憋住就惊叫起来了,看来,他还是真心疼女儿的。

"老公!"一个女人的声音隐隐的传来,很快,我听到脚步走动声,估计是熊跃避到门外去接电话了。

"谁在你旁边啊,我怎么听到女人的声音。"我带着浓浓的鼻音故意问他。

"哪来的女人,你听错了。笑笑呢?睡了没有?"他着急的问。

睡梦中的女儿突然就尖叫了一声爸爸,并且一骨碌的弹坐起来,吓得我手机一扔,赶紧抱住了她。

"笑笑乖,妈妈在这呢。"我将她抱在怀中,她睁眼看了看我,然后闭上眼睛又睡了。

"怎么了怎么了?"我妈披着件衣服慌慌张张的就推开了房门,肯定是听到了笑笑的尖叫。

"可能做了恶梦。"我搂着笑笑轻轻的摇着。

"来来来,我来抱,你睡会。"我妈不由分说就抢过了笑笑。

床的那头,似乎有什么声音。我怔了一下才想起来,熊跃的电话还没挂。于是,我捡起了手机,他一直在那头喊着笑笑。

我听了一阵子,点了挂机键。不是心疼女儿吗?那就果断丢下妖精回家啊。

一个晚上我都睡得不太安宁,和笑笑一样,不时的惊醒过来。我总以为熊跃会回来,他那么疼女儿。可是我等啊等啊,后来他只发了两条信息来,让我好好照顾笑笑。

连女儿都抵不过他的妖精。

天终于亮了,女儿也不发烧了,她倚在外婆的怀里,祖孙俩都睡得十分香甜。我悄悄的转过头望着墙壁,熊跃,你真是太令我寒心了。

熊跃一直到中午才利用下班时间赶回了家,不知道是赶得匆忙还是思女心切。他居然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,没带山药回家。

我给他开的门,堵在门口,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"大雄,山药呢?路上被你吃了?"

"啊,忘记拿回来了,在公司。"他这样应我。

"噢,是吗?"我侧了身让他进了门,真是太见鬼了,挖好的山药不放车后备箱,居然画蛇添足的拎到公司去了。难道他公司的人没见过山药,要给他们开开眼?

熊跃匆匆往客厅里跑,这会,他完全顾不上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了。

"笑笑。"他走到沙发旁,抱起正在看动画片的女儿。

"爸爸,爸爸。"笑笑搂住他的脖子,咯咯直笑,"笑笑想爸爸了。"

"爸爸也想你了。"他伸手在女儿头上摸了摸,"又看喜羊羊啊,爸爸陪你看好不好?"

"熊跃回来啦,洗个手,准备吃饭喽。"老妈从厨房里探出身子。

我望着熊跃疼女儿的样子,冷哼了一声,转身进了厨房。

当天晚上,我们一家三口回了我们的小家,路上,熊跃欲盖弥彰的问:"怎么样,今天晚上的山药汤特别好喝吧?"

我双手插兜,望了望天,又望了望地,这才说:"那当然,这辈子我都忘不了这味道。"

"傻样,你也太夸张了。"他腾手要揉我的头发,我侧了侧身,他落了个空。

"别烦我,我大姨妈快来了。"我恶声恶气的说,反正我的脾气不好已经是常态了。

"难怪最近火气这么大,我就琢磨着是差不多该来了。"他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"对了,我和你商量一个事。"进电梯时,他碰了碰我。

"有屁快放。"我现在看他真是哪都不舒服。

"我爸妈还有我妹想上我们这来过年,主要是我妹想去做近视矫正。我寻思离过年也还有一段时间,所以提前和你商量一下。"

"商量什么,你让他们直接来就是了,这房子可是你一个人的名字,我哪有什么话语权。"我阴阳怪气的说。

"老婆,我知道你怪我昨晚不在家了,可是我去的时候也不知道笑笑会发烧啊。乖,别说气话了。这房子将来总是笑笑的,你担心什么呀?"熊跃伸手拍了拍我的头。

"那你改成我的名字,不然,你就是不在乎我。"我干脆无理取闹起来。

"你就别闹了,你不知道办理过户要交20%的税吗?钱多烧得慌啊。"他一口回绝。

"不然,你在房产证上加上我的名字。"我仍然不依。

"将来你父母百年后,五六套房产全是你的名字,你还会在意我这小小的90平米。"熊跃说得理所当然。

"滚,我爸妈要长命千岁。"我气极用力拧了他一下。

进了家后,他没敢说话抱着女儿闪身进了书房,我坐在客厅的沙发里,开了电视,心思却不知道飞到哪去了。

这个贱人,我怎么今天才发现他心里根本没我呢?平时嘴上说得好听,一涉及到大利益时,他就只惦记着自己。

"老婆,我家人来这事就这样定了啊,我给他们回个电话。"熊跃在书房里冲着我喊了一嗓子。

"我不"我差点要说我不答应,转念一想,为什么不答应呢。我倒要看看,他家人来了,他要怎么和妖精去私会。

"行啊,就说我们欢迎他们随时来。对了,你妹近视矫正要不要我帮你问问。还有,你可别告诉我,这钱你来出。"

"老婆,你也知道,我妹就是一个超市小小的营业员,有点钱也贴补了家用。几千块钱,这钱就我们出了吧。他们供我念书也不容易,老婆!"熊跃舔着一张脸从书房出来,坐到我身边,他伸手搂住我。

这个贱人,我恨不得踹他一脚,我一把推开他,理理头发回头看他一眼,"算了,出吧。你爸妈平时也够辛苦了,这回来了,我们带他们好好去玩一趟。这些我来安排,你安心上你的班。"

"老婆大人万岁!"他又凑过来要亲我。

"去去去,你把笑笑一个人丢书房,呆会把你电脑上的资料搞砸了,我看你哭都没地儿哭。"

"啊,我忘了。"他放开我要起身。

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我摸过手机,他凑过来,"宋小溪,咦,这又是谁啊?"他问我。

"宋溪的新号,我怕混了加了个字。"我白了他一眼,这是许琛的号码,存的时候我就多了一个心眼。现在看来,未雨绸缪果然有好处。

▲《乱了流年伤了婚》第15章试读结束~

与《乱了流年伤了婚》小说相关的文学